如果習近平生在美國,川普生在中國,他們都當不了國家領導人。

好在習是中國人,川普是美國人,他們才有機會位登九五,領導當今兩大強國。除了他們應慶幸自己生對地方外,中、美兩國應該也會「深慶得人」。畢竟,兩人都是經由兩國行之有年(且自以為豪)的舉才制度,精挑細選出來的領袖。至於掌權之後,誰更能為國家人民謀福利,誰「望之不似人君,就之而不見所畏焉」,則是另一有趣的大問題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

我們且以「中美貿易失衡」這個極易挑動敏感神經的議題為例,看兩國處理過程的差異。川普在競選期間,常散播反中言論,老把國內經濟問題怪罪到中國頭上。反中言論之一,就說中國「操縱」匯率,讓人民幣貶值,中國商品因此打敗美國商品,害美國人大量失業。

真相是:從2005年7月匯改以來,中國匯率政策的大方向是升值,不是貶值。川普看到人民幣貶值,其實是最近才發生的短期現象。因為前幾年大量熱錢炒作人民幣,導致人民幣升值,近來貶值正是對此的糾正。何況同一時期內英鎊和歐元都貶得更厲害,人民幣相對於其他貿易國貨幣是升值的。所以問題不是人民幣幣值太低,而是美元幣值太高。

美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蒂格里茲也說,美國經濟問題的癥結在於本身政策有誤。中、美的經濟成長是互補的,並非零和遊戲。中國成長愈快,愈會買美國商品,幫助美國繁榮。但這些複雜道理,遠比川普的民粹語言難懂。以往美國並未認真面對去工業化和全球化帶來的衝擊,美式民主為這些大難題帶來的解方,不是凝聚全國的理性與智慧,卻是送給美國一個頻頻拉低公共對話層次的總統。民主淪為民粹之後,川普信口開河不但不被究責,還成為他魅力的來源。雖然川普上任後必會收斂、修正,但他的思維與格調,終究難以改變。

或許中國底子不如美國雄厚,公民素質難望項背,因此經不起折騰,至今還未曾把「中美貿易」這種高度專業的國政大事,交全國民眾指指點點。更別說,習近平推動跨世紀的大戰略「一帶一路」、「亞投行」,對中國國際地位與民濾水器生福祉的影響,既深且鉅。可是和習討論、制定大戰略的,只限他的專業團隊,不是忙於討生活的13億人。習因此不必用民粹語言討好選民,但他必須用政績對歷史、對全民負責。

美國民間智庫Pew Research Center曾調查各國公民對自己國家發展方向的滿意度。多年來滿意度高居第一的總是中國,高達8成5左右。美國公民的滿意度則在2、3成間盤旋。另外,英國《金融時報》的全球青年民調結果顯示:93%的中國年輕人對國家的未來感到樂觀。被譏為「專制」的中國,其施政績效竟超過「民主」美國。西方國家誤把民主程序當作普世價值,或許可以解釋上述弔詭現象。

習近平雖不是13億人直接選出的領袖,但他從村幹部做起,歷經層層考核才走到目前崗位,其仕途歷經30年之久。在他進入中央政治局前,領導過的地區人口累計超過1.5億人,創造的GDP合計超過1.5兆美元。但小布希在擔任德州州長之前,歐巴馬第一次問鼎白宮之前,他們的行政資歷還比不上中國一個小縣長。

連縣長都沒當過的小布希,一躍成為州長,再躍成為總統。支撐他飛黃騰達的,不是他的政績,而是德州石油集團。歐巴馬擔任總統之前,連州長都沒當過,只有以「嘴」治國的國會議員經驗。川普更青出於藍,他連國會議員的經驗都沒有,更遑論任何行政資歷。相信民主程序的美國,選出川普;重視民本價值的中國,選出習近平。

政治菁英怠忽職守,把國事推給無法問責的選民,造成英國的「意外」脫歐。政治菁英與民眾脫節,又造成美國的川普亂流,和他的「意外」當選。台灣一方面以歐美民主政治為圭臬;另一方面卻鄙夷大陸的制度。此次美國「瘋子和騙子」的選戰落幕之後,或許是我們重新客觀看待兩套制度的好機會。

(作者為遠望雜誌社社長)

(中國時無極上天寶殿報)

創作者介紹

毛紹政

paulinebowv3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